唱衰乌鸦女 第十章
  柳凌的母亲、也是政界大老的女儿林彩丽坐在沙发上哭红了眼睛。
  “都是那个叫甄璇姬的女人害的!是她害得我的女儿重伤住院,如果柳柳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我肯定叫爸爸将她关个十年八年然后判死刑!”
  柳邦不耐烦地揉着太阳穴,“你闭嘴行不行?台湾是讲法治的社会,岂是你说判刑就能判刑的?”
  “我说行就行,我爸爸官大势大,什么事情他办不到?随便动用一下关系,立刻将那个贱女人的前程连同她的家人一并扯下来。”
  柳邦“砰”的一声一掌重重拍在桌面上,“我调查过了,对方的家庭也不是好惹的,烦心事已经够多了,你别在这里给我添麻烦。”
  “我就知道你嫌弃我!臭男人,真后悔当初嫁给你,我们的婚姻根本就是一个错误!”
  咆哮与怒气在空气中翻飞,一旁的陈敏诗始终瑟缩着沉默不语。
  接着,林彩丽将矛头转向她,“敏诗,你老实跟我说,当时的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  柳邦也质疑地看着她,“真的是那个叫甄璇姬的女人伤害柳柳的吗?”
  “是……是的!是甄璇姬拿刀刺伤柳柳的,不关我的事,我当时只是站在旁边而已。”不是她杀的,那一把水果刀不是她失手刺进柳柳的肚子里的,不是她!
  见多识广的柳邦敏锐地发现她脸上做贼心虚似的惊惶,“你说的是不是真的,不准说谎!刚才警方的检验报告出来了,水果刀上根本没有甄璇姬的指纹,只有你和柳柳的。这件事你又该怎么说?”

  “我、我……”
  “别吵了!”林彩丽爆出怒吼,“总之都是那个甄璇姬的错,是她伤害了我的宝贝女儿,还勾引我们未来的女婿,全部都是那个贱女人的错!她敢诅咒我的女儿,我一定要她付出代价。”
  甄信郓放轻了手劲悄悄打开甄璇姬的房门,探头瞥望了几眼后又悄悄关上。
  “怎么样?姬姬她现在怎么样了?”简梅姝迫不及待的拍着丈夫的肩膀询问。
  他摇摇头,“没有动静,好像在睡觉。”
  “怎么可能!发生这种事情还睡得着?我自己确定一下。”说着,她伸手想开门。
  甄信郓连忙拦下,“别吵醒她,房间里暗暗的只开了盏小灯,她真的睡了啦。”
  两人还在地拉扯低语着,忽然听闻楼下似有动静。
  齐滕手上提了一个袋子,进到甄家客厅,缓步上楼。
  “臭小子,你怎么还有脸来?我们家姬姬被你害得还不够惨吗?”简梅姝见来人是他,护女心切的拉高嗓子喊,压根不管隔着一道门的女儿可能会被扰醒。“是谁放你进来的?老陈还是玛丽亚?”“你小声点,来者是客……”甄信郓尴尬地对齐滕笑了笑,即使女儿为他成了众人口中的第三者,还是不减他对这个年轻人的欣赏。
  “客屁啦,你跟他客气什么?为了他,女儿现在衰到可能要被抓去关了啦……”
  身后的房门突然开了,甄璇姬一脸黯然地开口:“妈,别说了。”
  “我……唔、唔……”捂上妻子的嘴将她拖回房,甄信郓对齐滕眨眨眼,“你们好好谈谈。”
  “璇姬?”
  “……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她为柳凌的事感到抱歉。
  “我知道。”
  “我没有存心诅咒她的意思。”
  “我晓得。”
  听到他全然包容的语气,她忽然觉得再也无法忍受,“你晓得什么?我是个会让你倒霉透顶的女人,只要我一句话就能够让你断手断脚,甚至连命都没了!柳凌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,你不怕吗?你是不是白痴啊?不知道接近我的危险吗?正常人都会害怕的,你怕了就滚啊,滚出我的生活,滚出我的世界!”
  “璇姬,冷静点。”
  “要我怎么冷静?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就在我眼前刺进她的肚子里,你要我怎么冷静?是我诅咒她的,是我说了希望她不存在的话,柳凌才会变成这样的……我可恶、我该死,她说得对,我这种人根本不应该出门、我应该当个哑巴,我根本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!”
  “不准你这么说!”他也有些动气了,“根本不是你的错。水果刀是柳凌带去的,警方也证明刀子上头没有你的指纹,你跟她被刺伤完全没有关系。我知道不是你做的,我相信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。”
  她抬起泫然欲泣泪颜,“你真的相信我?”
  吸口气平缓情绪,他微笑着拿掉鼻梁上的眼镜,缓缓俯身轻吻上她雪白的额。“我知道你不是刻意伤害别人的人,我对你有百分之百的信心,璇姬。”
  “没唬我?”
  “没有。”他淡笑着,双唇细细摩挲她美丽的容颜。“来,起来。”他伸手揽住她的双臂,将她拉起身。
  “干吗?”
  满头乱发、泪痕斑驳的她,此刻在齐滕的眼里比任何时候都还要柔弱迷人。“我见到你的手被柳凌划伤了。”
  说着,他从袋子里掏出消毒药水、纱布几种救护用品。
  事发之后,吓得慌了心绪的她压根忘了自己受伤的事,也忘记疼痛,满脑子都是柳凌被刺倒地的画面;而她没说,竟也没人发现她受了伤除了他。
  就着微弱的灯光,他包扎时专注不移的神情深深撼动她的心。她轻轻倾身向前,伸出手探向他沉静的俊脸……
  “别乱动。”
  他低语,却被她吻住了双唇。
  “你知道你今天晚上来找我,对我有多么重大的意义吗?”
  他笑了,主动啄上她的唇。“我知道,所以我一定要来见你。”
  她扑进他的怀里,急切揽住他的颈项,“柳凌她爸妈有没有对你怎么样?”
  他们将他痛骂了一顿,盛气凌人的让他在众人面前几乎没了半点自尊;当然,还撂下了惩罚、官司、代价之类的话。但他只是摇摇头,收紧怀抱拥紧她,“这是我的问题,让我自己来担心。”
  “齐滕……”
  “罪人是我,这一切本来就是我造成的,如今把一切都摊开,我反而觉得轻松,因为我不想再伤害你了,璇姬,我不会放你走,除非你亲手推开我。”
  她的心又是一动,又哭又笑的仰头寻着他的唇,“笨蛋,我怎么可能推开你。”
  紧箍的双臂几乎要将她揉进自己的怀里,他接受她无言的邀请,和她一同倒卧在床铺上,舔尽她唇舌间的泪湿咸意,循着她雪白的颈项与窈窕的身形曲线,一一献上他虔诚而炽热的唇吻。
  她轻轻捧着他的头、拨乱他的发,吟哦出醉人的娇喘,回应他宠溺绵密的爱意。
  衣裳一件一件的被褪下,感觉到他指尖的爱抚与触摸,她忍不住一阵颤栗!
  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……若是我离开了,柳凌的父母是否就不会责难你?”
  他没有回答,只是双手的抚摸多了一股隐隐的怒气,猛烈而激狂地将她卷进销魂蚀骨的无尽欢爱里……
  旭日初升、晨曦乍亮,凌乱床铺上的甄璇姬默默凝视着身旁沉睡的齐滕,想伸手拂刮他新生的胡碴却又怕惊醒了他,咬着手指愣愣地想着心事。
  想起了去巴黎的事,这两天就要签约了,先前她毫不犹豫,甚至还有些期待,是因为不想再看见齐滕与柳凌甜蜜恩爱的模样。如今……她舍不得了,舍不得离开齐滕,或许自己应该为了他而放弃。
  就在她苦恼臆思的当口,身侧感到一阵骚动,是他的手机,他把铃声改震动啦!看到画面上显示,有人传了一则简讯给他。
  这么早,是谁?基于好奇心,她咬着唇瓣,轻轻按下阅读键——
  儿子,你整个晚上没回家,手机响半天也没人接,总之我和你老爸都在你的房子等你,看到留言就快回家,我们好商讨一下柳家控告你的事情,虽然可能蛮难解决的,但是我跟你老爸绝对会挺你到底!
  控告?!乍见这个字眼,甄璇姬惊愕不已,仓皇的眼眸一再确定着手机屏幕上的留言。柳凌的父母要控告齐滕?是因为她吗?肯定是因为她!
  去巴黎的心意在此刻变得无比坚决,若是她离开的话,或许柳家人就不会这么严厉地苛责他了……
  是的,为了保护他,为了让柳凌的父母放过她,所以她要离开他!
  齐滕由酣眠中转醒后,没料到自己看到的会是一脸冷意的她,“璇姬?”
  伸出手想揽过她,却发现她竟闪躲着自己的接近。怎么了?昨晚不都是还好好的吗?
  “……你快起来穿衣服离开,再过不久我爸妈就要起床了。”
  “你先说清楚,到底怎么了?”
  “没什么好说的。”她拾起他掉在地上的衬衫西裤丢向他,“你走,我不想再看到你!”
  齐滕狼狈而不解地将长裤套上,“天,谁能告诉我你究竟哪里不对劲。”
  她直勾勾地注视着他,眸底是怨是悲哀,“对,我全身都不对劲,所以你还不快离开我!”
  他皱起眉头,看着她拿起他昨天拿来的袋子,把他的东西一样样地丢进去,然后前去开了门,将袋子往外丢。
  “走吧!我即将去巴黎,有一年的时间不会回来。”
  “去巴黎?!你见鬼的去什么巴黎?”
  她干笑两声,“你不知道吗?能去巴黎是当模特儿的我最大的梦想,为了去巴黎我费了多大的苦心,为了得到这个模特儿的名额我对赞助厂商下了多少工夫;听听公司的人是怎么说我的,他们说我为了可以去巴黎,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。”
  “不,你不是,我们昨晚……”他困惑地想指出昨晚是她的初夜。
  她蓦地笑得尖锐,“笨蛋,你被我利用了,我只是想,与其把自己给那群糟老头子,不如挑个年轻一点、帅又温柔的,那些日本欧吉桑最变态了……”她深吸一口气,“陪他们一年,换来我大好前途,我觉得很值得。”
  “你说谎!”他指控地喊,“你不是这种人。”
  她将他往门外推,头低下来,不让他看到发丝掩盖下奔窜了一脸的泪水。
  “你说过,如果我亲手推开你,你就会放我走。”她喃喃低语,像是提醒,又像是恳求。
  齐滕闻言一愣,他记得他对她的承诺,也记得她是怎样吻着他,向他保证不可能推开他……
  踉跄地被她推到房门外,他不敢相信地看着她纤细双臂,这双颤抖着的手看来是那么柔弱无力却又坚决,“你好残忍……”
  推着他的手有一丝迟疑,随即像是一鼓作气,她使尽了全身力气,将他推出门外,推出自己的心房外。
  脑中支撑着她的力量,是那个可能性,只要她离开了,柳凌的父母就会放过齐滕,她要他没事,她要他不能有事啊!
  “砰”地关上门,她背靠在门上滑坐下来,手揪着胸口衣襟,这里,好痛、好痛……
 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这番话奏效,真的伤了齐滕的心,总之,这两天他都没有出现,连电话都没打上一通。
  这样也好,要断就断得干净一点。甄璇姬就像无主幽魂似,去公司签下去巴黎的契约,成天怔忡度日。
  那天早上的骚动好像没惊动家里人,大妹甄裘去了纽约自然是不知情,小妹甄瑷也好像有自己的事在忙着,最有可能问东问西的爸妈,反而是只字未提。而她虽觉得奇怪,却也不想让家人担心,故作无事地等着数日后去巴黎的班机,心里有多难受,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  这日下午,爸爸突然回来,然后是一阵兵荒马乱,她和他及妈妈,搭上了前往纽约的班机,因为裘裘竟在那儿杀了她的老板……
  巴黎
  世界流行服饰的核心蒙塔涅大道就位于塞纳河附近,与著名的香榭大道形成交会的十字。几乎全世界极具盛名的服饰名牌皆在此设立专卖店,PRADA、CHANEL、NINA
  RICCI等最新一季的流行服饰绝对首先在此推出。
  在纽约待了十几天,模特儿的工作不能再拖了,她赶忙飞来巴黎,投入相关训练过程。
  这日,为了迎接三个星期后的新款服装发表会,甄璇姬和辛雅以及大批的工作人员来到罗亚尔河畔的于赛古堡,进行文宣的拍摄工作。
  “咦,罗杰,璇姬呢?”辛雅撩高了裙摆,跳过工具箱来到工作人员面前。
  “不知道耶,刚刚好像看到她走向洗手间。”
  “哦,谢啦!”于是,辛雅又擦着裙摆跳向洗手间。远远地,她隐约听见宽敞空旷的回廊里传来甄璇姬呕吐的回音。
  “呕……呕……”
  她悄悄走近,皱眉。“璇姬,你怎么吐了?”
  吓了一跳的甄璇姬没想到有人过来,急忙扭开水龙头冲走她干呕出来的酸水。“没什么,可能是吃坏肚子了。”
  “可是我最近常常看到你呕吐耶!”
  她回避地转过身整理自己凌乱的仪容,“可能是我还不习惯法国的饮食吧。”
  “真的吗?”辛雅轻哼,不动声色地瞥了瞥她仍平坦的小腹。
  “休息时间快结束了吧?我们该出去了。”
  辛雅轻快地哼起歌,眼珠骨碌碌的转,“刚刚洁西卡给我看行程表,未来一个月内我们的行程好紧凑哦!像今天下午啊,我们还要赶回市区到西堤岛和艾菲尔铁塔拍摄耶!妈呀,简直累死我了。”“是吗?我反而觉得越累越好。”
  疲累到让她再也没有力气去想一个男人,反而是上天对她的恩赐。上回和甄瑷通电话的时候,得知柳家已经放弃对齐滕的控诉,这或许是她离开台湾所获得的最欣慰的消息。
  辛雅哼完了歌曲改吹口哨,“对了,璇姬,我前几天看到新闻报道说怀孕的妇女不能穿高跟鞋耶,否则可能会导致胎儿流产哦!”
  沉默地听着,甄璇姬的右手下意识地摸向下腹。
  明眸大眼像是在盘算什么似的滴溜溜地转啊转,辛雅隐藏住在俏脸上翻飞的得意。
  “尤其是刚怀孕的前三个月,小宝宝还没有完全附着在妈妈的子宫里,最是容易流产了!哎呀,高跟鞋好可怕唷,偏偏我们就是得穿着它工作。对了,璇姬,算起来我们到巴黎也有两个多月了,好巧哦!”
  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难道她发现了……
  “没什么呀!我说今天天气真好。”
  这时,不远处传来罗杰的呼喊声:“璇姬,轮你上场拍摄喽,快过来!”
  “好的。”
  踩着脚下的高跟鞋,甄璇姬的右手始终贴护在自己的下腹部,步履小心。
  难得空闲的下午,甄璇姬换上了生平第一双的平底鞋,独自一人走在海内拉格公园的步道上。灰暗阴霾的天空像是随时会下起大雨,她静静地走着,看见公园里有一群驴子正载着小朋友们绕着圈圈缓步慢走,清脆童稚的笑声响彻整座公园,宛如从天而降的天籁之音。
  不知道将来她的孩子,是不是也会笑得这么开心灿烂?
  伸出手抚摸自己的下腹,她就近找了张木板凳坐下,痴望着前方那些骑着驴子开心欢笑的小孩,和他们守护在一旁的父母。
  没有爸爸应该也没关系吧?
  虽然可能有点勉强,但是她会尽全力给予孩子最完善的呵护,包括父亲的爱。
  没有爸爸……应该没关系的。
  就在她怔忡臆思的当口,灰蒙蒙的天空突然下起滂沱大雨,惊呼声和尖叫声在公园里此起彼落,父母们纷纷抱起自己的孩子四处躲雨。
  只有她还坐在椅子上。
  “应该没关系的,小宝宝。”她抚摸着下腹笑了,“你还在妈妈的肚子里,所以不会淋湿的。”
  话才说完,喉咙间突然涌起一阵呕意,孕吐的酸水呛得她泪水直流。
  滂沱大雨中,就见她跪坐在地面上不断地干呕,雨水混合了泪水在她疲惫瘦削的脸庞上奔流,不仅狼狈也透露着无助与孤单。
  突然,一双黑皮鞋踩着水花走来。
  她头顶上的大雨被一把雨伞遮挡住,一股她熟悉、却不敢相信会在这出现的气息笼罩住她。
  她霍地仰头一看,齐滕正俯首笑睇她狼狈的容颜。
  “实现梦想的你,快乐吗?”
  她眨眨眼,现在才是在做梦吧?!
  “我来接你了,璇姬,回家吧。”
  “我……不可以……”她摇头,泪流不止。
  “如果是担心庞大的违约金,那倒是不必了。”
  他怎么知道?!猛地,她仰首看他。
  戴着银边镜框的齐滕斯文地笑着,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台录音机,按下放音键。
  “姬姬,我是你妈啦!哟呼,你听见没有啊?喂,怎么没有回音啊,这台机器是不是坏啦?”紧接着,录音机传来一阵拍打的声音。
  甄信郓无奈的声音传了出来,“没坏啦,梅姝你快讲话,大家都等着讲呢!”
  “催什么催,臭老甄!再吵老娘放个屁给你听!唉,亲家母,我这样说对不对?”
  “对,骂得好,果然有学到我的几分气势。”董妍赞赏的声音传来。
  “你不要带坏人家亲家母啦!”齐震磊如雷般的吼声乍然响起,“人家好好一对恩爱夫妻,瞧瞧被你教成什么样……呃,璇姬,我是你未来公公啦,总之你快回家,什么巴黎、什么违约金,包在老子身上……呃,是包在你老子身上,只管跟齐滕坐飞机回来就对了。”
  董妍不服气的嚷道:“要当爷爷的人了还这么市侩,以后不准你接近我孙子,免得让他染上你的铜臭味。”
  “别吵了两位……”甄信郓苦笑着打圆场。
  齐滕按起放音键,对怔忡失神的甄璇姬温柔地笑了笑。“大家都等着你回去。”
  她的眼红了,“齐滕,你……柳凌她……”
  “你说柳柳吗?她现在跟陈敏诗在一起,柳伯父、柳伯母不太能接受自己的女儿是同性恋,所以他们现在的关系有点僵……不过那已经不是我们能插手的事了,你别想太多。”
  齐滕伸手搀起跪坐在地上的她,“那天早上,你把我推出你的世界,天知道我有多痛不欲生,迷惘了几天,我将眼镜戴回去,却发现过去那个自制温文的齐滕是怎样都回不来了,你要我也罢,推开我也无所谓,我只知道,我会一直、一直爱着你……”
  她流着泪,拼了命地点着头,“我也是、我也是……”
  “失去你我不知该如何是好,但我想我不能这样闲着。等到处理好柳柳的事时,你父母也回来了;然后,我接到了辛雅的电话,她告诉我,你越来越不快乐。”
  “我肚子里的孩子……”
  “她也告诉我了。璇姬,上天对我们真好,我们就要做爸妈了。”
  “嗯……嗯!”
  现下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?大雨滂沱中,她笔直扑进他的怀抱里。
  紧紧拥着她,他空出一只手取下鼻梁上的银边眼镜,慎重交到她的手里。
  “这?”
  “我不再需要它了,是你替我拿下它的,所以由你保管它。”
  她望着他笑了笑,将承诺及爱意全融在这一吻里。
  在汇出大笔的违约金之后,齐、甄两家热烈欢迎返国的女婿齐滕、媳妇甄璇姬,以及她肚子里的小天使。
  还有,据说这个未来的小天使叫做齐榆……
  “我听你在放屁!”董妍的怒吼响彻云霄,“老娘的宝贝孙子怎么能叫‘其余’?少说也要取个像样的名字,像‘齐它’!”
  “不好、不好,这是我的第一个外孙耶!说什么也要称头一点的名字。”简梅妹大摇其头。
  甄信郓好奇,“像是什么?”
  “齐时!”
  —完—
 
 
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